中文版 | ENGLISH
煤炭行业
您的位置: 行业资讯煤炭行业市场观察
河南煤改举棋不定
财经      李纬娜

在山西煤改接近尾声之际,出乎大部分河南煤炭业人士的预料,省政府紧锣密鼓筹备的煤炭资源整合工作从 127日起停了下来。

河南是位居中国第四的产煤省, 2009年,河南原煤产量2.35亿吨,仅次于内蒙古(6.37亿吨)、山西(6.15亿吨)、陕西(2.83亿吨)

21前后,河南省委常委会讨论通过了省政府提交的《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特别规定》(下称《特别规定》)

这份引导河南煤炭资源整合的纲领性文件要求规范小煤矿办矿体制,在政府主导和市场运作相结合的原则下,对小煤矿实施兼并、重组、托管,形成以骨干煤炭企业为主的办矿体制,提高煤矿安全保障程度。

200998,平顶山发生特大矿难,67人死亡,9人失踪。当天,河南省政府即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全省30万吨及以下矿井,凡未经批准生产的一律停工整顿。15天后,全省停工停产整顿矿井名单公布,共涉及646座煤矿。

此时正值山西出台以再国有化为核心的新煤改方案,此后河南省领导不止一次地前往山西“取经”, 200910月底开始,河南煤炭业人士大都相信,政府将按“山西模式”开展煤企大重组。

(重组)只是暂时停下来,现在全省电煤告急,得先保证生产。”21,河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政策法规处调研员张煜在电话中告诉《财经》记者。

《财经》记者获悉,《特别规定》将在一个月内正式下发。但重组何时实施,河南省相关部门并未给出一份明确的时间表。

集团整合VS区域整合

据《财经》记者了解,电煤紧张的确是河南煤业重组暂停的重要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或许是整合思路存在分歧。

去年10月,《特别规定》讨论稿征询意见之初,河南煤炭界业已形成泾渭分明的两种看法。

河南省大型国有煤炭集团提出的方案是:以省骨干煤炭企业为整合主体,对中、小煤矿实施兼并重组,或由政府定价,或由双方自主谈判,依据开采条件、矿井储量、前期投入成本、技术改造投入等因素评估具体价格。

河南省属国有煤炭企业共有5家——河南煤业化工集团有限企业(煤化工集团)、永城煤电集团有限责任企业(永煤集团)、中国平煤神马能源化工集团有限责任企业(平煤集团)、郑州煤炭工业 ( 集团 ) 有限责任企业(郑煤集团)、河南义马煤业集团股份有限企业(义煤集团)

另一方则是市县所属国企和民营煤炭企业,他们认为,煤炭资源整合当以区域为中心,在某一区域内组成一个或几个较大型的煤炭企业集团,出资人或为市县政府,或为自主谈判后组成的私企联合体。

河南省煤炭资源主要集中在新密(郑州县级市)、登封(郑州县级市)、禹州(许昌县级市)等地。

“第一次讨论时,大家曾提交了一份以大企业集团为核心进行整合的详尽建议给省政府,但最后没被采纳。”某省属国有煤炭集团资产运营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

一位参与《特别规定》起草的煤炭行业人士也曾对媒体透露,“方案一直改来改去,一些关键词语一会儿添上,一会儿又去掉,整个过程大家争论得都比较激烈。”

河南很多资源型城市都是“资源立县”、“资源立市”。以新密为例,其60%70%财政收入来自于煤炭行业。2008年以来,新密110多家煤矿中有90多家被关停,以致不得不通过“税收专项治理”来弥补煤矿关停后所产生的空缺。

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在“税收专项治理”中,中小煤矿企业不仅补交了停产期间所缓缴的各项税费,还以纳税名义为政府贡献了2000多万元。

这位知情人士说,新密每一个煤矿年缴税额均在几百万元至几千万元不等。“如果这些煤矿都被省属国有企业兼并重组,预计地方财政收入将至少减少30%50%。”

《财经》记者就此向郑州市地税局征管处工作人员求证,得到的答复是:地方企业税收管理采取属地原则,即税务登记在何地就在何地纳税,即便该企业被其他地市企业兼并或收购,即便其工商营业执照法人和企业性质均发生变更,该企业仍可申请在当地纳税。

针对这一答复,上述知情人士坦言:“现在市县政府对所辖煤矿的缴税标准可以定得很高,甚至还可巧设新名目,想怎么收就怎么收。一旦煤矿划至省属企业旗下,市县政府就指挥不动了,谁会愿意?”

煤化工集团宣传部部长助理周健则向《财经》记者分析道:“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和省长郭庚茂都是新官上任,对全省情况还处于调研摸底阶段。从现在的情况看,市县政府的声音更强势,不然整合早就开始了。”

也正因为如此,尽管《特别规定》已获讨论通过,河南煤改仍不得不步入“政策空窗期”。

国企抢滩、民企抱团

但省属国企乃至省外国企们面对庞大的煤炭资源储备,又怎会矜持等待?事实上,国有煤炭集团和私营煤炭企业间的资源争夺战已经展开。

煤化工集团是河南省惟一年产量超过5000万吨的大型煤炭企业,其生存理念是“先人一步,遍地黄金”,重金鼓励员工走出去寻找资源线索。周健向《财经》记者表示,煤化工集团的跨地区整合几年前已开始,一直没停过,足迹遍及内蒙古、新疆、贵州、云南等。

“趁政策还没下来,企业必须加快速度出去谈。免得政策下来了,就不好再谈了。”

煤化工集团一位业务经理向《财经》记者透露,去年底的集团大会上,董事长陈雪枫一方面表态“很多小煤矿漫天要价,不符合市场规律”,另一方面仍指示相关部门要“加快速度,赶快去弄资源”。

《财经》记者从多重渠道获悉,煤化工集团、郑煤集团、永煤集团和北京国际信托有限企业(下称北京国投)都在秘密联系新密煤矿卖家谈判。

作为惟一的外地企业,北京国投尤为低调,他们仅在当地酒店入住两天后即搬至郑州,期间接触了10多个煤老板。而被摆上谈判桌的煤矿大多是被省政府勒令关停并转的、年产量30万吨左右、服务年限为8年的中小型煤矿。

主动找上门来要求卖矿的煤老板也不少。目睹了山西同行的惨状后,河南煤老板们希翼能赶在本省重组政策出台之前把手头的矿卖个好价钱。

煤化工集团周健回忆,去年10月至11月,集团接待了十多批来访煤老板,“多的时候一天要见四五个,而这些煤老板都是谈了这家谈那家,价高者得”。那段时间煤化工集团共收购了四个年产能在30万吨左右的矿井。

还有一部分未达标煤矿希翼以类似连锁加盟店的方式“归顺”至大煤炭集团旗下,他们不需要大集团支付任何资金,仅是煤矿名称变更为“xx集团xx矿井”,生产管理依旧自己负责,至年底时再给大集团分红。

与此同时,手握大量现金的煤老板们还在另寻转型之路。去年11月,新密市六七个煤老板自发组团前往非洲考察金矿。同月,新密3个大型铝矿被当地煤老板购买。此外,去海南、郑州炒房者有之,做私募基金者亦有之。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煤老板才会选择出售矿井。”新密当地一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分析说,比如借贷额太高急需现金还贷、矿井出煤量下降、开采环境日益恶劣等等。排除这些因素,多数煤老板更愿意采用“矿井联合”方式保住自己的煤矿。

所谓“矿井联合”,是指年产能未能达到政府标准的小煤矿,为摆脱关闭厄运,与“难兄难弟”们联手,共同注册一个新煤矿企业。各自煤矿的产能叠加,即可轻松达标,而煤矿依旧各归其主,无须讨价还价,各自生产、各自销售,也不会牵扯到任何利益分割。

有意思的是,这一幕五六年前就曾上演过。

2004年,河南以15万吨为最低产能标准首次进行大规模煤炭资源整合。一位省级领导在动员会上直言:鬼神都挡不住,你地方能挡得住吗?随后主管部门给郑州定下三天完成整合目标的任务。轮到郑州给新密下达任务,措辞变成了“两天完成”。

48小时能做什么?为确保乌纱帽不被摘掉,地方政府开始“拉郎配”,有些根本不在一个地域的矿井也被强行捏到一块。有一家煤矿甚至购买了一个采矿证尚未到期的废弃矿井来过关。

当年的整合之殇还有很多。据当地媒体《大河报》报道,很多煤老板高息贷款买来矿井,但矿难之后的煤矿频遭停产,煤老板债台高筑。此外,许多煤老板急匆匆联合,致使合同签订很不规范,地方法院的此类官司陡然增加。

这一回,面对政府政策的暂时空白,煤老板们决定再次自主联合,在煤炭资源密集区,煤老板的联合愿望尤其强烈。实力或背景颇深的达标煤矿“强强联合”,新注册的煤炭集团既可实现较高产能(年产量100万吨至200万吨),满足省政府“做强做大”的愿景,又可应付产能要求不断提升的必然趋势。

会否再搞平衡

从《财经》记者掌握的信息看,河南省政府最终很可能选择一种在国有煤炭集团和市县政府间谋求平衡的整合方式。

一方面,鼓励省骨干煤炭企业兼并重组中、小煤矿。另一方面,支撑产煤区组建密集型市、县(市、区)骨干煤炭企业,其规模原则上不低于200万吨/年,提高小煤矿办矿规模和办矿标准。被兼并煤炭生产企业不再具有法人资格,原投资人保留股份,不参与现场生产经营管理。

所谓“紧密型市县骨干煤炭企业”,是指在煤炭资源较集中的地区,以区域整合为主,煤炭企业主间不再是简单松散的联合,而是“有商有量、有人进入、有人出局”地构筑一个产权集中、分工明确的企业集团,内部不仅要建立健全安全管理机构,配齐专业技术人员,还将对所辖煤矿安全、生产、供销、人、财、物等方面实行统一的经营管理。

而未参加兼并重组的中、小煤矿必须以协议方式由省骨干煤炭企业或市、县(市、区)地方骨干煤炭企业托管。电力、冶金、化工等与煤炭行业相关联的大型企业可以入股的方式参与兼并重组,但必须由煤炭生产企业控股。

此外,建立小煤矿退出机制,凡开采突出煤层和未被兼并重组或托管的小煤矿,一律退出煤炭开采领域。其缴纳的安全风险抵押金、采矿权价款等规费,经有关部门核准后,予以退还。

对此,资深业内人士认为,河南省领导班子尚未调整到位,加之煤炭市场火爆,河南面临的经济增长压力又很大,因此即便资源整合方案确定,河南煤炭业整合在今年上半年还是无法真正启动。

揣摩到政府态度的犹疑,河南的煤老板们也转而选择观望。煤化工集团的周健直言,从200912月至今,上门谈判的景象鲜有发生。

“有一两个矿井大家已做完实地调研,价格也谈得差不多了,可煤老板话锋一转,说要再等等看。”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相信,河南煤炭业的重组不会重复山西的路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