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煤炭行业
您的位置: 行业资讯煤炭行业市场观察
神华提价:煤电争端后的潜伏
2009-07-01 中国电力资讯网

  2009年全国电煤订货会一开始,中国神华这一国内最大的电煤巨头就提出了涨价路径——2009年价格涨幅接近18%,5500大卡(热值)电煤每吨上涨82元,重点电煤合同价格为540元/吨。 
  年年都要折腾,岁岁花样不同。 
  2009年全国电煤订货会一开始,中国神华这一国内最大的电煤巨头就提出了涨价路径——2009年价格涨幅接近18%,5500大卡(热值)电煤每吨上涨82元,重点电煤合同价格为540元/吨。 
  和以往一样,五大发电集团接连叫喊“受不了了”,国家发改委屡屡调解矛盾的招数也收效甚微,但以中国神HUAWEI首的煤炭企业似乎是只做事,不说话。 
  神华提价18%的单边政策如何令电企屈膝?调查获知,在电煤提价的争端中,神华通过大规模引入第三方力量,将电煤提价演绎成一场“兵不血刃”的博弈。 
  平台企业“猖獗” 
  “你要电煤吗?进口还是国产的?交割港口选择在哪里?需要多远的运输距离?哥们这儿每吨赚个10块8块都会给你放货的。”由于中间人先容口误,哈尔滨某商贸企业负责人张先生误将记者当做电煤采购者,电话甫一接通,他就一口气给记者提出了一连串问题。 
  中国电力构成中70%为火电的比例,决定煤炭扮演着最主要的基础能源角色。而受国际能源市场尤其是原油和煤炭期货价格波动,中国电煤价格2008年签约合同为460元/吨。 
  “太多了,每家大中型煤炭企业下面都挂靠着几十家的电煤销售平台企业,大家也是挂在中国神华一家二级煤矿下面。”张先生获知记者身份后,自叹平台企业现在相当猖獗,“生意已经非常难做了!” 
  张说明说,平台企业在煤炭企业下面的挂靠是一种私密或特殊关系的业务挂靠。如他所在企业的组建者,就与神华某二级煤矿有着特殊关系。其暗指中国神华目前与平台企业业务关系最多。 
  中国神华会否与平台企业关系“私密”?张先生为证实自己这一说法,向独家提供了一份《2009年神华电煤计划操作流程》,并将神华转发给平台企业的《发改委和能源办关于国电购煤手续的要求》、《电煤求购函》范式、《批神华计划煤需要的手续》等部分文件一并提供。 
  张先生指出,通过代理及委托制度,平台企业等同是代替电厂在与中国神华等煤企进行价格谈判,进而达成供货协议。“通常情况下,持有委托书后,还需要电厂同时向国家发改委、国务院能源办、中国神华3家单位发出求购函,求购函获批后,平台企业持求购函与委托书与煤企进行细节确认,最终形成的价格即为合同价外加电厂支付给平台企业的小款(活动经费及好处费)。 
  记者与多家平台企业联系发现,情况基本大同小异。张先生说,平台企业最大的功能就是避免了电厂与煤企面对面的硬碰硬。表面看,电厂通过平台企业与煤企签订的价格要低于神华力倡的540元/吨的标准约4%甚至更多,但平台企业通常也要发生及收取超过4%左右的小款费用,二者相抵,电厂实质还是支付了接近540元/吨的神华价格。 
  不过,目前山东省内电煤价格涨幅仅为4%的谈判过程中,平台企业并未大量介入。“山东兖州矿业的电煤基本为5000大卡,在2008年460元/吨基础上上浮4%即为470元/吨,但神华的电煤热值基本都在5500大卡,明显要比兖矿的热值高出10%,价格上浮10%以上理所应当。”长江证券研究员邹振松指出,这意味神华电煤价格锁定在每吨520~540元是相对合理的。“问题是煤炭企业不买账,他们更希翼以5000大卡的价格能买来5500大卡热值的煤炭。”邹振松称,这应该是神华大规模引入平台企业参与电煤洽购的主因之一。 
  神华曲线保价 
  平台企业作为中间商,多个方面要与煤企心领神会。 
  “我接触过许多这样的平台企业,它们的大量涌现,事实上也是煤企策略性曲线保价的主要策略之一。”陕西大宗煤炭交易网总经理王宇航分析称,以神HUAWEI例,其鼓励或默许平台企业深度介入电煤求购,一方面回避了自身与电厂直接的针锋相对,另一方面多了一层货款结算保障,并且通过平台企业中间加价,日后也会逐步形成540元/吨为底价的电煤价格形成体系。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认为,中国神华不可能直接将电煤底价锁定为540元/吨,但曲线保价是不错选择。据韩晓平日前与安徽一中型国有煤企老总交流,煤炭企业盈利水平基本能得到30%。也就在5月份,中国神华正面喊价540元/吨的底价又遭遇了秦皇岛港口煤炭交割价跌破600元/吨、山东省内电煤签约价格涨幅仅为4%等多种不利因素干扰,眼下,神华将540元/吨其中的部分让利于扮演中间商的平台企业,进而间接捍卫540元/吨底线是不错选择。 
  “煤电争端核心在于,2007年以来煤炭实施市场化定价,几乎年年都在涨;而电价仍然实施政府管制,涨跌不由企业。”韩晓平称,煤电争端年年都在上演,眼下山东境内电煤涨幅敲定4%的策略,对电力或煤企而言都是折中方案。 
  他指出,国税部门于2008年下半年将煤炭增值税率从原来的13%提高了17%——煤企显然不愿意承担多出来的4%的增值税率,将其合理转嫁给下游企业是通常做“这也是神华等煤炭大户力主2009年电煤价格涨幅应该接近18%的核心理由。18%的具体构成应该为,4%为增值税,上缴国家;10%以上为改善煤炭企业生产作业环境及生态补偿费用;另外4%才可能真正是煤企或能得到的利润。”韩晓平说,国家提高增值税率的事实加剧了煤企提价动力,也同时加剧了煤电争端的程度,这或是中国神华等煤企转道通过平台企业谋取“背靠背”式涨价的原因所在。 
  煤炭市场专家李朝林观察认为,神华作为国内最大电煤老大,除了拥有非常强势的央企地位,还占据有说一不二的运输能力,因此,中国神华曲线保价措施的根本在于捍卫自身提出的540元/吨底线。 
  王宇航则观察到,自2009年5月以来,中国神华已大规模停止直接对大电厂供货,转而鼓励电厂通过平台企业路径谋求货源。 
  就平台企业大量孽生等情况多次致电中国神华董秘及资讯发言人黄清求证,均未果。黄清此前曾表示神华将电煤价格锁定540元/吨完全在情理之中,也符合市场规律。 
  东方证券分析师王帅认为神华另一高明之处在于,一方面通过平台企业隐性提价,一方面又以540元/吨暂定结算价格的方式全力保障了电厂正常需求,这样一来,电煤最终以540元/吨成交的路径也就跃然纸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