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煤炭行业
您的位置: 行业资讯煤炭行业市场观察
煤电“顶牛”没完没了 期待早日携手共克时艰
2009-06-08 证券日报
  所谓有利则有争,有争则有斗,有斗则有伤,有伤则有败。就在经济危机席卷全球的关键时刻,大家国家的两个巨头顶起牛来,主角自然是“煤老大”和“电老大”。两方面都是叫苦不迭,申诉自己所遭受到的种种不公平和不如意,结果令国家发改委的调停也变得苍白无力,毫无作用。那么这场煤电之争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又是因为什么原因闹得如此沸沸扬扬,这争过之后又将会是一幅怎样的“壮观画面”?一切的疑问,还要从前面说起……?
  何时之争??
  由于受到国家政治和经济体制的制约,我国的煤炭属于国有资产,并不能像其他商品一样在市场自由流通,煤炭的价格也是要在国家相关部门的统一调配下形成。电力行业同样如此,没有人能够任意改变其发展、市场价格等参数,这些都是国家资产,所以决定权自然是在国家相关权力机关的手里。那么现在轰轰烈烈的煤电之争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作为两大支柱产业,煤电之间的纠结由来已久。上世纪90年代初,为使煤炭行业走出亏损困境,国家决定用三年的时间,逐步放解雇电煤之外的煤炭价格,使得煤炭价格在1993年之后逐步上涨,并在2001年实现行业扭亏为盈。煤炭价格的市场化,纾困了煤炭企业,但有关重点电煤合同引导价的政策,又为如今的“煤电纠结”埋下了祸根。在每年的煤炭订货会上,重点电企的电煤合同价,需要在国家引导下进行协商。2001年,国家取消了电煤引导价,但是在每年的煤炭订货会上仍会发布协调价,“无形的手”仍在发挥作用。?
  在煤炭逐渐市场化的同时,电力企业却仍处于计划经济时期,理由是电力企业关系到国计民生,其价格变动对国民经济和人们生活影响较大。当然,政府并不是没有看到“市场煤计划电”的矛盾局面,因此在2004年出台了煤电联动的政策,规定以不少于6个月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周期内平均煤价较前一个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者超过5%,电价也应作相应的调整。但事实证明,对于政府出面的重点合同引导价,煤企和电企打心底里都不愿意接受。?
  对于煤企来说,他们的电煤一旦进入重点合同之列,价格就会受到限制,而不能按照市场化定价。与此同时,对于电企来说,重点合同引导价也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他们的利润空间。而先前被电力企业寄予厚望的煤电联动的效果也在逐渐弱化。所谓的煤电联动,最后往往是煤价上调而电价难调的结局。?
  第一次煤电联动是2005年5月1日,鉴于煤价的上涨,销售电价提高了2.52分钱,涨幅约为8%。但随后的11月份,在煤价涨幅满足联动的情况下,电价却没动。?
  第二次煤电联动是在2006年6月份,从此以后,煤电联动就进入“一步慢,步步慢”局面,2006年至今,电价的变动一直滞后于煤价上涨。?
  ?历史遗留问题,使得每年的煤炭订货会更似一场拉锯战,煤电双方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互不相让,僵持不下。而这次严重的顶牛事件起源于2008年12月20日-27日,在福州召开的2009年全国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汇总会上,大唐集团等五大电力企业结成煤炭价格同盟,未与全国供煤企业签订分毫合同。此轮价格博弈中,电力企业希望电煤价格每吨下降50元,以减少亏损,而煤炭企业则希翼价格在2008年的基础上价格每吨上升80元;而此时一个事件,又把整出戏推向了另一个高潮。2009年4月份,华能国电董事长曹培玺表示,华能的底线是希翼合同煤价不高于去年水平。同时,五大发电集团开始批量购买国外煤炭。而且还准备在近期召开一个国际性的大型煤炭订货会,以寻求稳定的国外煤炭资源。?
  时间就是金钱,这场煤企和电企的争斗更能全面形象地说明这句话的含义。?
  何故之争??
  煤电“顶牛”,说到底是长期以来“计划电”、“市场煤”两种不同价格体制相互抵触的产物。众所周知,在我国作为下游终端产品的电价处于国家管制之下,而上游的煤价则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市场化。对于电力企业来说,由于电价不得随意变动,当煤炭价格出现波动,无法及时地通过价格调整消解上涨的成本,只能寄望于降低煤炭价格;而对于煤炭企业来说,本身采煤的成本就相当高,为了保障电企的用煤和效益,又一直实行价格“双轨制”,重点合同煤价格和市场煤价格分开计算,压力非常大,当市场供求关系发生变化时,其涨价的冲动不可避免。在这两种无法保持同步的价格体系中,双方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加之受当前经济形势影响,整体用电量下降,电企的态度较以往强硬,在煤炭价格上出现“顶牛”也就毫不奇怪了。?
  细究起来,所谓的电煤矛盾中还存在着运输不能保障的因素。而煤电行业的多头、交叉管理格局,注定“煤电难题”最终还需国务院出面摆平。煤电“顶牛”,矛盾似乎始终纠缠在两个行业之间,焦点在于价格,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除了煤电企业之间的直接矛盾之外,还有另外两层关系交织其中。?
  一层关系是铁路和港口。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蔡国雄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多年来,煤炭企业一直实行的是“以运定产”和“以存定产”的生产策略,通俗说法就是:每年煤矿产多少煤,取决于铁路能运出去多少和港口的库存量。因此,电煤矛盾乍看是价格矛盾,但细究起来,所谓的电煤矛盾中还存在着运输不能保障的因素。?
  另一层关系就是主管部门。“目前我国并没有一个部门专职管理煤炭和电力企业,由于煤电行业与多个部门利益相关,导致各部门为了自身利益,均对这两个行业进行管理,出现监管范围和职责交叉的局面。这种多头管理的体制一方面存在管理盲区,另一方面出现问题又相互推诿监管责任。一年一度的煤炭订货呈现的多头管理、交叉管理,就涉及到国家发改委下属的三个部门、国家电监会、铁道部、交通部、国资委和地方政府等。”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表示,对于“煤电难题”,应当由一个绝对的权威部门进行协调,指定哪个部门负责哪些具体的事情,最好由国务院出面。?
从以往的经验看,每当煤电之间发生冲突时,总是先吵个不可开交,然后相关政府部门出面协调,最后双方偃旗息鼓,这似乎成了一套固定模式。始自去年的煤电之争,现在仍是无法打破僵局:煤企坚持限产保价,而电企则以购买进口煤“作为有益的补充”相抗衡,双方吵吵嚷嚷,似乎永远谈不拢一个都能接受的价格。但是有意思的是,他们似乎又很有默契,尽管合同没有签下来,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